<track id="xln12"><div id="xln12"></div></track>

    <bdo id="xln12"></bdo>

  1. <bdo id="xln12"><dfn id="xln12"><menu id="xln12"></menu></dfn></bdo>
      <tbody id="xln12"><div id="xln12"></div></tbody>
      <track id="xln12"></track>
    1. 歡迎訪問 華新燃氣集團有限公司 網站! 首 頁 集團簡介 新聞資訊 黨建引領 企業文化 科技創新 信息公開
      歡迎訪問 華新燃氣集團有限公司 網站! 首 頁 集團簡介 新聞資訊 黨建引領 企業文化 科技創新 信息公開
      碳中和背景下“十四·五”時期燃氣行業發展趨勢
      日期:2022-06-10 17:47:37 來源:油氣儲運 作者: 字體:          
      日期:2022-06-10 17:47:37
      來源:油氣儲運
      作者:
      字體:          

        燃氣行業屬市政公用行業,在中國一直以來實行特許經營模式,具有自然壟斷性,是天然氣產業鏈供給的最后一環。除少部分用氣量大的工業用戶、燃氣發電用戶因臨近主干長輸管道,由上游資源企業直供外,燃氣行業通過經營市政燃氣管網等供配氣設施,為具體終端用戶提供配氣服務,并多元化發展周邊業務,增強用戶黏性,獲取增值收益。
        天然氣是清潔、低碳的化石能源,在等熱值情況下,碳排放較煤炭減少約45%,推進天然氣利用是改善大氣質量、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的有效途徑,又是新能源高比例接入新型電力系統下保障能源安全和能源結構轉型的現實選擇。近年來,隨著中國城鎮化進程加快和污染防治力度加強,天然氣利用規模不斷加大、輸配系統日漸完善,實現了燃氣行業高速發展。在碳中和背景下,中國能源發展已進入增量替代與存量替代并存的發展階段,天然氣將在能源轉型過程中起到重要支撐作用。天然氣需求量預計2040年前后進入峰值平臺期,達到5 500×108~6 500×108 m3/a[1-3],較2020年增長70%,“十四·五”及未來一段時期內仍有較大發展空間,燃氣行業發展的基本面總體向好
          1燃氣行業發展現狀
          1.1行業規模穩步擴大
          2020年,中國天然氣消費量為3 280×108 m3,在受到疫情沖擊和緊張的外部貿易形勢下,仍較2019年增加約220×108 m3,在一次能源消費總量中的占比達到8.4%。伴隨著城鎮化進程加快、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與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的持續推進,中國市、縣級燃氣普及率已由2010年的92.4%、64.9%分別提升至2020年的97.9%、89.1%,燃氣管網里程由29.9×104 km增至103.7×104 km,天然氣的用氣人口由1.89×108人增至4.95×108人[8],中東部地區的市縣級已基本普及燃氣,正在向鄉村滲透,燃氣輸配系統日益完善,燃氣普及率穩步提升(圖1)。此外,燃氣行業除管道燃氣供應外,也積極開發天然氣加注產業。
        截至2020年,中國天然氣汽車保有量約723×104輛,建成汽車加注站約9 600座、LNG船舶加注站30座,在助推交通運輸領域節能減排的基礎上,燃氣行業自身也實現了產業鏈的延伸發展。
      1.2市場格局呈現多元化
          20世紀90年代,陜京一線的投產拉開了中國燃氣行業快速發展的大幕。以原建設部2004年發布的《市政公用事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建設部令第126號)為標志,各地陸續出臺相應的燃氣管理條例,中國燃氣行業開始實行特許經營模式,整個行業發展迅猛。

           2015年,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六部委聯合發布《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進一步規范了特許經營許可制度內容,明確鼓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建設運營。自特許經營制度實行以來,各地結合實際需求,所轄區域內普遍存在多家燃氣企業,整個行業由規模大小不一、數量龐大的燃氣企業組成。中國目前燃氣企業眾多,企業類型、規模體量、經營狀況各異,經過多年發展,已形成以華潤燃氣、昆侖能源、中華煤氣、新奧能源、中國燃氣為代表的5家全國性大型燃氣企業,以北京燃氣、上海燃氣等為代表的地方性燃氣企業,還包括數量眾多的中小燃氣企業。

        截至2020年,中國已有燃氣項目約5 000個,其中5大燃氣企業擁有其中的1 830個(表1),其余項目由廣大中小燃氣企業掌握,行業投資經營主體高度分散,若進一步考慮點供和加氣站投資企業,投資經營主體的數量則更加龐大。以天然氣利用較早、基礎設施較為完備的陜西省為例,全省107個區縣共有燃氣經營主體131個[9]。

          1.3行業集中度逐漸提升

        截至2020年,中國5大燃氣企業總零售氣量約1 240×108 m3,占全國天然氣消費量的37.8%(圖2)。與“十三·五”開局之年的2016年相比,5大燃氣企業總零售氣量提升7.5%,已占據行業頭部位置。同時,北京燃氣、上海燃氣零售氣量約260×108 m3。

        可見,7家大型燃氣企業總零售氣量占全國表觀消費量比例接近50%。此外,考慮到部分大型終端用戶由上游資源企業直供,且頭部燃氣企業除零售業務以外也擁有一定規模的貿易業務,其實際控制的市場份額將進一步提高,行業已進入集團化、規?;瘯r代。

        近年來,受城鎮化進程放緩、區域產業結構持續優化及行業監管政策加強等因素影響,不同燃氣企業間經營狀況分化,行業間并購交易活躍,大中型燃氣企業高速擴張。以華潤燃氣為例,2020年華潤集團以72×108元增持重慶燃氣15%股權,2021年擬私有化要約收購蘇創燃氣。

        自油氣體制改革以來,上游資源企業加快進入燃氣行業,2019年昆侖能源以16.55×108元收購金鴻控股旗下17家公司股權,2020年收購新天然氣旗下10家公司股權;中石化長城燃氣2020年收購濱海投資29.99%股權,2021年入股浙能集團城市燃氣有限公司25%股權。

        此外,燃氣行業現金流充裕、盈利穩定、以用戶為中心易衍生多元化增值業務的特點,也吸引了其他資本方的進入。如2019年山東水發集團控股收購大連派思燃氣系統股份有限公司29.99%股權,2020年山東海洋集團發起對勝利股份的收購,2021年德泰新能源發起對河北鼎森燃氣的收購。相關統計顯示,2020年燃氣市場投資交易金額達到257×108元,較2019年增長260%[6]。

          1.4加快產業鏈延伸

        燃氣行業盈利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

          ①通過經營市政燃氣管網等供配氣設施、CNG/LNG點供及加注站等,為具體終端用戶提供供配氣服務,獲取購銷價差;

          ②對用戶建筑區劃紅線內的燃氣資產提供工程安裝業務,以連接市政管網。

        中國大部分承擔城區供氣的燃氣企業,特別是承擔居民和商業用戶較多、工業用戶較少的企業,因燃氣管網投資規模和折舊金額大、銷售價格受地方政府監管且用戶氣量總體規模有限,銷售業務僅能力爭微利或略虧,需要通過工程安裝業務的利潤“以安補銷”,維系企業的盈利和發展。在傳統業務之外,燃氣行業積極謀求業務延伸,部分有實力的大中型燃氣企業選擇向上延伸產業鏈,布局煤層氣、LNG液化廠、LNG接收站、地下儲氣庫等業務。

        大部分企業則依托市政燃氣管網的自然壟斷優勢,以用戶為中心,開發增值業務,特別是大中型燃氣企業,依托規模優勢,普遍延伸至燃氣灶器具、燃氣保險銷售領域,并逐步向生活電商、氫能、光伏、充電站以及供熱領域發力。以中國燃氣為例,根據上市公司年報,在2020/2021財年,燃氣銷售、工程安裝、其他增值業務的收入結構為70.2%:18.8%:11.0%,利潤結構為33.2%:48.5%:18.3%,近3個財年以來,燃氣銷售與增值業務的營收和利潤貢獻持續上升(圖3)。

          2碳中和背景下燃氣行業的發展環境

          2.1安全生產形勢復雜且嚴峻

        燃氣具有易燃易爆易擴散特性,且燃氣行業屬市政公用事業,風險隱患點多、面廣,安全生產關系重大。隨著中國燃氣行業規模持續擴大、市場繁榮發展,管網覆蓋率提升,燃氣管網外力破壞、高壓運行、腐蝕老化等問題突出,部分企業施工質量欠佳、操作不規范、片面追求短期利潤而忽視安全生產投入,加之區域內燃氣市場碎片化發展,經營企業良莠不齊,致使行業安全生產形勢復雜且嚴峻

        根據中國城市燃氣協會安全管理工作委員會發布的《全國燃氣事故分析報告》,得益于中國燃氣行業持續加大隱患排查力度,2017—2020年中國內地燃氣事故總體呈下降趨勢,分別為925、813、721、615起;2021年燃氣事故有所回升,呈多發勢頭,僅1—6月已發生544起。2021年6月以來,湖北省十堰市等多地相繼發生燃氣爆炸事故,國家部委和地方政府開展了一系列專項整治工作,燃氣行業安全生產警鐘再響,加大安全生產投入和進一步規范管理勢在必行。

          2.2能源結構轉型的機遇與挑戰

          2020年9月,習近平主席在第75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發言時,首次提出中國將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CO2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碳減排總體目標(簡稱“雙碳”目標)。在“雙碳”目標下,中國將加快能源結構的脫碳化進程,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

        對于燃氣行業而言,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機遇與挑戰并存。在機遇方面,天然氣作為清潔低碳的化石能源,既是實現能源結構向低碳轉型的現實選擇,也是可再生能源規?;l展及新型電力系統保持安全穩定的關鍵。根據預測,中國天然氣需求將在2040年前后進入峰值平臺期,約5 500×108~6 500×108 m3/a,2020—2040年期間的年均增長超過2.8%,其中天然氣的需求增量主要來源于發電和工業燃料,用以支撐電力和工業部門的碳減排行動計劃。

          2021年以來,中國加強落實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政策,堅決遏制“兩高”(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開啟了電力和工業部門的碳減排行動進程。在挑戰方面,可再生能源近年來的技術進步使其成本進入競爭區間,在“雙碳”目標約束下,氫能、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將逐漸占據主體地位。在終端市場上,全社會終端電氣化率提升,2050年中國整體終端電氣化率預計將由2020年的26.8%提升為45.1%~60.2%[11]。用戶的天然氣需求場景面臨競爭,用氣分散的城鎮燃氣和工業燃料領域存在下行壓力,清潔采暖需求的釋放則成為天然氣市場重要支撐,預計總體需求量中長期處于平臺期。

          2.3新常態下企業間經營環境分化

        特許經營區域是燃氣企業生存發展的基礎。

          “十三·五”以來,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產業結構深度調整,城鎮化進程逐漸進入下半場,人口持續由中小城市向中心城市、大都市集聚,不同區域經濟結構和增長動力開始分化。

        工業發達地區在“煤改氣”政策助推下,天然氣需求快速增長;經濟增長乏力、人口外流的區域,天然氣增長則主要依靠城鎮化進程的自然增長以及居民采暖的“煤改氣”。工程安裝業務所依托的房地產行業堅持“房住不炒”定位,行業增速開始放緩,不同區域市場分化,燃氣行業傳統的“以安補銷”模式面臨挑戰。

          “十四·五”期間,中國經濟發展前景向好,但依然面臨轉變發展方式、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任務,再加上人口總規模增長慣性減弱[12]、新冠疫情、外部環境變化,各類衍生風險不容忽視。在中國降低天然氣中間環節成本的總體監管思路下,燃氣企業間經營環境的分化將進一步加大,特別是對于區域經濟基礎薄弱、氣源采購議價能力與成本管控水平不佳的企業將更具挑戰。

          2.4產業政策引導區域化與規?;?/font>

        碎片化的燃氣市場格局為保障供氣安全、全面推進配氣價格成本監審、統一提升服務水平帶來諸多弊端,近年來日益受到關注,部分地方政府已提出相應的規?;瘜蛘?。

      2020年,浙江省率先提出“推動城鎮燃氣扁平化和規?;母?,開展管道燃氣特許經營評估,鼓勵城燃企業間進行規?;?、集團化整合”,并發布了管道燃氣特許經營評估的管理辦法;云南省則提出對“圈而不建”的特許經營權全面清理。

          2021年,廣東省跟進相關政策,提出“以市場化方式推動城燃企業規?;?rdquo;;陜西省提出要出臺本省的燃氣特許經營評估管理辦法??梢?,各地逐漸將燃氣特許經營評估、清理“圈而不建”、鼓勵規?;系纫幌盗幸龑д咛嵘先粘?,有望推動燃氣行業間并購重組,朝著“一城一企”的方向發展。

          2.5行業監管政策日漸完善

          2017年以來,作為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重要內容,中國深入推進“X+1+X”的油氣體制改革總體框架。同時,還提出燃氣行業主要政策監管方向為“促進天然氣配售環節公平競爭,降低中間環節成本,嚴厲打擊燃氣企業的競爭與壟斷行為”。

        針對燃氣銷售/配氣業務,2017年6月國家發改委在《關于加強配氣價格監管的指導意見》中提出,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總體思路,加強城鎮燃氣配送環節價格監管,配氣價格按照“準許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則制定,且準許收益率按不超過7%確定等。

        針對燃氣工程安裝業務,2019年6月國家發改委在《關于規范城鎮燃氣工程安裝收費的指導意見》中,明確規定“收費范圍僅限于建筑區劃紅線內用戶資產,初裝費、接駁費、開通費等一律不得收取,工程安裝收費原則上成本利潤率不得超過10%”。

        上述多項政策構成了燃氣行業監管政策的總體框架,后續各地方政府相繼落地具體實施要求,成本監審、服務標準、信息公開等要求逐漸嚴格。

          2021年,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五部委在《關于清理規范城鎮供水供電供氣供暖行業收費促進行業高質量發展意見的通知》中,進一步強調“取消燃氣企業應通過配氣價格回收成本的收費項目和取消與建筑區劃紅線內燃氣工程安裝不相關或已納入工程安裝成本的收費項目”及“加快核定獨立配氣價格”,在監管政策體系基本完善的背景下,以降低中間環節成本、限制競爭與壟斷行為的監管力度進一步提升。

          2.6上下游企業競爭激烈

        管網、LNG接收站等基礎設施具有自然壟斷性,油氣管網獨立以來,上游資源供給側正形成多主體、多渠道競爭態勢,管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能力進一步提升。為穩定市場份額、對沖風險,上游資源企業多措并舉,不約而同地發揮各自在資源、資金、保供等方面的差異化優勢,提升燃氣銷售溢價或以資源換股權,加快進入燃氣市場。在日趨困難的經營環境下,部分中小型燃氣企業只能讓渡股權甚至退出市場。大中型燃氣企業為維持市場份額,實現規?;?、集約化發展,也加入競爭之列,行業掀起并購熱潮,不斷推進兼并重組。

        同時,燃氣行業準入條件放寬,2019年6月,中國取消了50×104人口以上城市燃氣管網需由中方控股的限制[13],至此外資也加入競爭之列。

          3建議及展望

          3.1全面推行燃氣設施完整性管理

        中國油氣長輸管道完整性管理已發展20余年,目前已形成以中國特色風險預控為核心的完整性管理技術體系[14],成為實現事前預控、提高本體安全、預防管道事故的重要手段。燃氣行業與長輸管道行業同為運營管網設施,但燃氣行業完整性管理工作則相對起步較晚,2010年中國石油、北京燃氣、深圳燃氣等公司開始完整性管理的科技攻關和實踐工作[15]。為切實提高燃氣行業安全管理水平,充分借鑒長輸管道完整性管理實踐經驗,有必要盡快在全行業全面推行燃氣設施完整性管理。

        鑒于燃氣管網和長輸管道主要區別在于壓力等級、管道材質不同所導致的主要風險因素差異,需要根據燃氣管網特點和管理現狀建立與燃氣行業相適應的完整性管理體系,并貫穿燃氣管網設計、采購、施工、投產、運行及廢棄等全生命周期的各階段[16]。

        燃氣行業特別應加強數據管理、泄漏管理,全面開展地下管網普查,對各類管網、設施、場站、使用場所的隱患進行排查整治,加快老舊管道安全評估和更新改造,全面推廣燃氣管網在線監測平臺、物聯網智能燃氣表,對重要節點實時監控,實現燃氣管網智能化、信息化管理。

          3.2加快天然氣與可再生能源融合發展

        在“雙碳”目標約束下,清潔低碳轉型和安全供應保障并舉,天然氣將是可再生能源規?;l展的重要支撐。

        天然氣通過與可再生能源融合發展,替代傳統高碳化石能源,仍將保持較大的增長空間。在消費側,天然氣通過因地制宜地與可再生能源多能互補,集供電、供氣、供冷、供熱于一體,為用戶提供高效、智能的能源供應和增值服務,再加以用戶需求管理,推動可再生能源就地生產、就近消納,提升能源綜合利用效率,并降低對電網系統的依賴。

        面對天然氣與可再生能源融合發展的機遇和挑戰,燃氣企業可主要關注:

          ①應充分發揮貼近用戶、增值服務黏性高的優勢,進一步圍繞用戶,審慎確定發展戰略和結構布局,由燃氣供應逐步拓展到綜合能源供應;

          ②在現有增值業務的燃氣保險、廚衛用具、互聯網電商等領域持續創新,挖掘用戶消費場景和習慣,努力提升用戶黏性;

          ③積極發展減碳和碳匯項目,特別是依托現有基礎設施密切跟蹤氫能產業技術進步和應用場景創新路線,探索氫能產業與工業耦合發展路徑,及時搶占市場份額。

          3.3數智化轉型助推碳中和

        通過數字化轉型,實現效率提升、收益增加、單位能耗下降,是企業實現碳中和的重要路徑。中國數字經濟規模位居世界前列,2020年已達39.2×1012元,占國內GDP的38.6%,成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關鍵動力。受數字經濟影響和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燃氣行業逐漸認識到基于數字化、智能化的數智化轉型發展已成為提升管控效能、帶動利潤增長的新引擎[17],部分大中型燃氣企業正開展積極探索。

          “十四·五”期間,中國在數字社會建設方面,將分級、分類推進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將物聯網感知設施、通信系統等納入公共基礎設施統一規劃建設,推進市政公用設施、建筑等物聯網應用和智能化改造[18]。燃氣行業作為公用事業和能源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應充分發揮“數據”效力,以“云移物大智網”為基礎,加快智慧燃氣的構建[19-20],實現市場研判模型化、資源平衡預測智慧化、營運優化決策精準化以及客戶服務智能化,積極融入智慧城市建設中。

          3.4因地制宜引導規?;?/font>

        燃氣行業部分區域碎片化發展,圈而不建、無序競爭、經營實力與服務水平參差不齊等矛盾突出,增加了行業配氣價格成本監審等規范化管理實施的難度,也與地方政府社會經濟發展訴求不符。

          “十四·五”期間,為滿足新型城鎮化建設與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各地政府有必要進一步鼓勵和引導行業間進行區域化、規?;?,優先選擇管理水平高、抗風險能力和政治擔當意識強的集團企業,充分發揮其集約化經營優勢,帶動經營成本和地方監管成本下降,為實現同行政區域內用戶同網同價的規范化管理奠定基礎,使用戶享受到均衡化的燃氣公共服務。同時,可以通過規?;洜I提升效率來帶動行業整體實現能耗強度下降,并反哺、助推其他領域碳減排行動。此外,規?;洜I還有利于在統籌運作的前提下,通過區域間的合理搭配組合,適度帶動經營基礎欠佳的地區加快發展。

        對于具有經營優勢的燃氣企業,也可依托規?;?,推進產業鏈深度協同,進一步提升成本競爭力,形成良性循環。

        各省可考慮借鑒浙江省燃氣特許經營評估的實踐經驗,并結合本省實際情況,強化市場準入、減少供氣轉輸層級,采用混合所有制的模式,鼓勵燃氣企業規?;l展。規?;蠙C遇也為其他企業,特別是天然氣產業鏈相關企業創造了投資進入的機遇。

          3.5逐步推進行業配售分離

        上游資源企業直供終端用戶可有效降低中間環節成本,特別是在燃氣管網未覆蓋、所需供氣壓力為高壓且靠近主干長輸管道的區域具有積極意義。近年來,中國部分省份出臺相應的支持政策,但全面推廣仍面臨以下困難:

          ①全面直供會引發燃氣企業優質用戶流失,不具備直供條件的中小用戶所分攤的配氣成本勢必增長,終端銷售價格差距拉大、燃氣企業負擔加重;

          ②直供項目通常對單一或少數用戶供氣,投資回報風險高度依賴用戶經營狀況,一旦發生變化易造成資產閑置浪費;

          ③視各地燃氣特許經營協議約定不同,上游資源企業直供會與部分當地燃氣特許經營權存在一定沖突。與此相對,采取燃氣管網配氣代輸的配售分離模式則較為現實,該舉措總體尊重管道燃氣特許經營權,將燃氣企業定位為管網配氣設施運營商,有利于企業穩定盈利、基礎設施公平開放及天然氣市場價格的進一步形成。

          2021年5月25日,國家發改委出臺了《“十四五”時期深化價格機制改革行動方案》,首次提出“積極協調推進城鎮燃氣配送網絡公平開放”。

        目前,中國天然氣市場化機制逐步完善,產業鏈在供給側已形成多氣源競爭格局,在中游主干長輸管道環節已實現油氣管網公平開放和運輸價格管理,配氣環節的燃氣行業雖尚未配售分離,但已開展配氣價格成本監審多年,進一步推進燃氣行業配售分離的時機日漸成熟。因此,“十四·五”期間,可充分借鑒油氣管網管輸與銷售分離的經驗,兼顧到不同地區成本疏導壓力的差異以及市場格局整合的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地完善相應政策體系,逐步實現配售分離。

          3.6積極把握產業鏈延伸機遇

        中國正在加快新型城鎮化建設,“十四·五”期間,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將從2020年底的約60%進一步提升至65%[18],用氣人口數量將進一步提升,構成了燃氣行業發展穩中向好的基本面。此外,國家能源局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底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率約為65%[21]。

          2021年,全國“兩會”進一步提出2021年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率將達到70%。隨著北方清潔取暖持續推進、長江流域清潔取暖需求不斷增加,燃氣行業應在消費側加大居民清潔取暖項目開發力度,特別是在碳中和背景下,清潔取暖及供熱項目既是未來一段時期內天然氣消費增量的重要支撐,也將是進一步發展多能互補綜合能源系統的市場基礎[22]。同時,在交通領域,應緊抓重型車輛和船舶碳減排機遇,注重發展LNG重型車輛和船舶加注產業。

        在供給側,調峰性需求將進一步加大,特別是中國中部省份尤為突出。由此,LNG接收站、儲氣庫等儲備調峰性基礎設施需求和管網互聯互通程度在“十四·五”期間會進一步提高,基礎設施的投資機會有望成為上游資源企業和燃氣企業深化合作的利益點。燃氣行業可借此拓展上游資源采購業務,上游資源企業也可據此做好資源統籌,有利于提升雙方資源購銷的抗風險能力。同時,此類集約化、規?;l展的基礎設施有望具有一定的成本優勢。因此,在儲氣指標約束下,燃氣企業應加強與上游資源企業協同,在布局基礎設施和資源采購業務的同時,也可進一步參與上游勘探開發業務,加大天然氣產業鏈縱向布局力度。

          4結束語

          “十四·五”期間,中國將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新型城鎮化建設,用氣人口數量穩步增加,燃氣行業發展基本面總體向好。

        在碳中和背景下,未來20年天然氣消費量將保持增長并進入平臺期,但中長期應用場景仍面臨可再生能源競爭,特別是在城鎮燃氣、工業燃料等分散用能領域將受終端電氣化提升所影響。

        面對機遇和挑戰,可加強政策引導,全面推進燃氣完整性管理、鼓勵規?;?,并逐步推進配售分離;燃氣行業應持續提升行業安全生產管理水平,主動順應行業規?;l展和低碳轉型趨勢,積極拓展天然氣產業鏈延伸業務和綜合能源業務,應以用戶為中心,秉持為用戶提供均衡化服務和共贏理念,將中間環節成本管控在合理區間,加快數智化轉型,推動企業向數字能源平臺運營商升級發展。

       

      晉ICP備12002707號